•  一。熊:这位客官,我看你印堂……

       呆子:?

       熊:印堂有痘痘。

       呆子:所以?

       熊:以我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,你应该是……

       呆子:?

       熊:皮肤不太好…

       呆子:……

     二。朱兄说还可以有“不是的话全家死绝”,心里想的是“反正我又不姓全”。

       

     三。一日吃饭,席间隔壁桌小孩打碎碗勺,丽说:换做是老娘的娃打不死他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众人不然:你哪舍得啊,到时候指不定咋个爱呢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丽:要是长得像xk,你们看我不往死里打!

  •  一。朱兄你的生命线可有变化。

      

     二。在李富贵的围脖看到,顿觉人与人的差别:

      

     三。无意中翻电脑时看到……

      

     四。近日丽和坤的聊天记录。

      

  •   因为1号凌晨就从头倒霉到脚,让我丝毫感受不出新年来临,反而觉得深陷旧年根本莫法辞旧迎新,故此认定,除夕之后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新年,我的倒霉也就情有可原。最后一些零碎片段,在这个寒冬彻底挥别那些阳光。

      

      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但是街上的每个人都知道她刚刚生了九个娃,是位英雄母亲。她紧紧地跟在每一个嘴巴有咀嚼动作,或者身上有食物味道的人身旁。不摇尾也不叫,就这么看着你。

      

      和妞妞的认识是因为有一天下午我坐在巷边晒太阳。小鱼的朋友路过,看见我和这位英雄母亲并排坐着,就摸索着掏了一毛钱给我。紧接着有一只身体线条很漂亮的斑点狗跑过来蹲在我面前,和我面对面坐着。拉不走她的主人就是妞妞。

      有一晚,我带同事去找妞妞帮忙买戒指。妞妞问我同事,你这几天是不是都在商业街逛?他说是。妞妞说:那些商铺给导游钱,给宣传费,很多游客走了之后说“丽江好商业,好没劲”,这不是丽江的错,他们没有来过这里面的街,没有看到最里面的灵魂人物。 

      妞妞的客栈在崇仁巷大阶梯的小河旁边,叫做沙丘鹤。很偏很小,只有两间房。装修很费心,生意很冷清。妞妞说:现在谁还管什么酒香不怕巷子深啊。 

      晚上甄带我们去一家便宜得令人发指的丽江本地烧烤店吃宵夜,不管多晚生意都好得不行。老板娘能够记住每一个人点过什么菜,爱吃什么,要咸还是要辣。甄隔了一年来,老板娘仍然记得她以及她第一次要了一份脑花。其实没法不让人对甄不深刻,有一晚在2416烤火的时候,甄突然对我说:我们当时是不是坐同一班机过来的。我才竟然想起来,这姑娘脸皮厚到不行,坐我旁边,还想下机后蹭车搭,被我当场严辞拒绝了。没想到最后反而阴错阳差地天天在一起。她取了假发怪不得我一直没认出来- -

      

      烧烤店里的海报,真的是五星级wc…超高档…= =我第一次路过那公厕时还以为是家客栈的门。

      

      有一晚我们吃着烧烤喝着酒,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摆时,小z从包里翻出一张很皱的纸在昏暗的灯光底下认真地看。他说那是角落店的老板写了之后扔的,他全部都捡起来收好了。 

      就是那晚我在烧烤店吃到了红心的土豆,觉得不带两斤给老妈做食材简直暴殄天物了,于是第二天我去菜市场买了两斤土豆= =在路上看到结婚的马队。他们说这是喜事,我们能沾喜气。

      最后事实证明,如果这算沾了喜气的话,元旦的时候我是不是本来应该倒霉到暴尸街头…

     

     

      31号晚上去永远年轻。和左岸奔波于顺城街和宽窄巷子。在宽窄时我绊了一跤,摔在一个人身后,抬头一看,是旺旺和马哥= =见到了专门回来跨年的cel、毛大妈,fuck们。我们没能一起倒计时,事实上那晚没有倒计时。当2011年刚刚来临,欢腾的人群刚刚散去,我刚刚见到酒足饭饱…好吧酒足的蓝小小和丽时,母领导打电话来,我天真的以为是祝福电话,结果接通之后知道我想多了,不仅是劈头盖脸一顿骂,而且通知元旦期间比平时还要早上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