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 周末的时候和刘公子,小熊大熊一起看演出。打车时大熊的妹妹说,不存在超载,我躺在你们身上,警&察&叔&叔来了就说我是充%气%娃%娃。

     

      突然想起你说过死也不可怕
      只是没能陪我走完这一生啊
      我知道你也一定是在想我吧
      谢谢你曾为我来过这世界上
      Good-Bye Good-Bye Good-Bye
      无奈离别 只是怕你孤单
      有一天 我们终会相见            ——《谢谢你曾为我来过这世界上》

     

     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
      经过的人都不见了
      我还依然独自生活
      妈妈说单身也不错               ——《顺其自然》

       

       

       

      爸 你已经睡了吗
      此刻我突然想起你
      太多话 却无从说起
      那些伤害你的话
      和年少轻狂的想法
      你已经都原谅了我吧
       
      我多想要 回到小时候
      回家的路上 你牵着我的手
      转眼之间 你都白了头
      不再陪着我 一起往前走                  ——《父亲》

      

  •   周末看耳光。进门就看见小酒馆保%安%队之峰子啃包子。

      

      小酒馆保%安%队之诅咒在人群中吃晚饭。

      

      暖场是超人田田。

      

      有人开始奔跑 有人正在洗澡 有人啃着馒头放声大笑 有人脱了裤子 有人摘了胸%罩…记不着了。

      

      这姑娘啥时候开始搞乐队了,之前在我家吃饭时还是个被沙发底下突然震动的跳%蛋吓得满脸通红的主儿,世界变化真快啊。

      

      很喜欢她这个复古的皮箱。

      

      耳%光。

      

       艺术家有艺术圈
       艺术圈有许多大仙
       艺术大仙搞艺术啊
       又拿艺术去换钱
       有人卖了艺术成了大老板
       有人卖了多年还是穷光蛋
       有人天天等夜夜盼
       盼望自己卖个好价钱——《艺术男儿裆自强》

      

      

      人是人他妈%的生的
      可命是他妈%的谁逼的
      人比人得死 货比货得扔
      比一比谁能在烈火中永生——《让牛%逼的》

      

      

      他以徒弟的名义继承了师傅的衣钵
        他以儿子的身份延续了父亲的香火
      他以公%益的借口掠夺了哑巴的成果
      他以君子的姿态满足了小人的快乐
      别小瞧这些角色
      做个小人真快乐——《别小瞧这些角色》

      

      

      踏上这舞台我感慨万分
      人生的舞台你又扮演着何人
      扮演着生旦净墨丑
      扮演着神仙老虎狗
      扮演着你们需要的任何人——《夜深沉》

        

      

      飞蛾扑火的男女
      肝胆相照的兄弟
      谁能同年同月同日生
      谁能同年同月同日去——《相忘于江湖》

      

  •   

      大前天晚上cel的深日会加告别仪式。喝到最后黑啤和白酒混得那叫一个杂,最后我果不其然飘着回家了……

      

      22号看颠覆M。努力在舞台边保住了机子,结果出门走路上就各种摔……

      门口见卓桑桑。

      

      见卓小民和小虎。

      然后见卓小虎。好吧…忽略逻辑神马的吧…

      

     

      若水同学坐得很蛋定。

      http://www.douban.com/artist/egofall/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  旁边这小伙子双肩背包和金属礼的结合光看着就觉得很有爱。

      

      昨晚月月跟我和闷大爷一起睡,放的是还有月月的半只手的照片,结果背时的班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