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五字箴言 - [龙门阵]

    2011-12-26 | Tag:上班or上坟

      原本只是想拍下这盘带子,结果哪晓得本来只是个肉身背景的三缺一突然抢镜= =

        

      今天的大事是中午我下车时不小心关门没看人,把后面出来的二姐夹到了,生生把从来没哭过的二姐夹出了眼泪。当时所有人的反应如下:

      蔡婆婆:“快看下门有没有事?!”

      佳姐:没说话,看着门表情凝重……

      胡老师:乐呵呵地看着二姐掉眼泪。

      呆子:拿出手机试图拍下二姐珍贵的眼泪……

      十分钟后,我突然收到孙老师的短信……于是有了以下对话…总之今天过得欢乐加坑爹,但对于二姐来说可能更多的是坑爹,尤其那盘5分钟的带子属于今天的二姐…五字箴言继续铭记于心~

      

  •   某刘:大学生活对我影响很大。

      呆子:大学生活对我毫无影响。

      左岸:我对大学生活影响很大。

      

      月月:热血说我发骚,把我高兴遭了。

      呆子:……

      月月:我从来没被人这样表扬过。

      呆子:想让我们表扬你确实难度太大,尤其你这种对于叫和谐床的概念就是叫“床,床,床”的主。

      

      左岸: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喃……

      呆子:翻天覆地?

      左岸:嗯,好想看一看,比如……

      呆子:你变成了事业型的女强人。

      左岸:你变成了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。

      呆子:丽变白了。

      (然后今天整整一天,丽都在yy我和左岸的妹)

    ps:相机突然导不出照片,除了格卡,还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补救啊,最近拍了好多闷大爷。

  •   最近发现朱兄和班各种骚。明骚易辨,闷骚难防。今晚是属于你们的。

     

      班:看了周迅越发刺激了我从小到现在演戏的梦想。

      呆子:所以你现在只是说了句台词对么?

      班:演得好吧?我还可以演得很骚,很贱,很没品味,很不要脸,甚至都可以演得很不帅。

      呆子:……

     

      朱兄:《人在囧途》看了没?

      呆子:没有。貌似里头王宝强很倒霉,我觉得前两年我和他很像。

      朱兄:你太抬举王宝强了。

     

      下图的历史背景是班让我到客厅抽烟,顺便让我爸抽我。

      

       下图的历史背景是我穿抹胸,丽说像民工汗衫之后。

      

  •   朱兄:我认识一男一女,他们很要好很要好。超越了友情,跨越了亲情,翻越了爱情。又没有耍朋友。搞不懂一男一女怎么可以那么好。

      呆子:很正常啊。

      朱兄:是一男一女。

      呆子:是啊,比如我和……

      朱兄:是一男一女。

      呆子:……

     

      呆妈:你今天在哪吃饭啊?

      呆子:朱兄家。

      呆妈:你会找地方噢。

      呆子:家里没吃的嘛。

      呆妈:你爸在家啊。

      呆子:家里没吃的嘛。

      呆妈:咔嚓…嘟嘟…嘟嘟…

      

      昨天下午。

      蓝小小:我今天和你姐夫不来了。

      呆子:祝你们节日快乐。

      

      呆子:你是洗碗还是洗锅?我洗碗。

      朱兄:……

      呆子:你洗锅就把碗一起洗了嘛。

      朱兄:你洗碗还不是可以把锅一起洗了。

      呆子:……

      朱兄:谁跟我抢洗碗洗锅我跟谁急。

     

      月月:我发现居然找不到任何字词表达我对你的愧疚以及幸灾乐祸的心情。

      呆子:那你到底是愧疚还是愧疚还是愧疚啊。

      月月:是幸灾乐祸。

     

      昨天晚上。

      月月:我肚子痛。

      呆子:我下了哈。

     

      丽:我杂没想过一个人去丽江啊!

      呆子:老子一进房间就把充电器踩烂了。

     

      手机没电,就呼叫转移到朱兄手机上,充了电后忘了取消。

      丽打电话:呆子哇。

      朱兄:死了。

      丽:安?

      朱兄:床碰香。

      丽:安?死了? 

      祝你们幸福~

  • 大冒险 - [龙门阵]

    2010-04-01 | Tag:各位愚人节快乐

      早上给大家发了个信,大概内容是我在何时何地何情况认识了一小伙儿,现在对方找我耍朋友,问"干还是不干?”

      收到各种回复,我统一回复“节日快乐”,然后收到了一堆咒骂还有专门打电话来骂的。感觉今天发这个信充其量是大冒险,没想到一不小心还收获了真心话。

      我大致分了一下类,保守派有月月热血马哥周哥,建议我先过下脑子,持观望态度。

      激进派有左岸菌菌蓝小小Soli,蓝小小更是以不要让"机会溜走"来鼓励我——心理那个酸楚啊,这四个字只有比我还着急的人才用得出啊。Soli的“干了再说干不干”也让我备受鼓舞。

      酱油派是旺旺,他只回了我一句:“他买不买车?”

      还有打电话来笑得很灿烂,洗我饥渴得如此高兴的丽,我笑得更灿烂的告诉她过节后她就再也没笑出来。只能希望她今天不要被她那群无厘头的小鬼头玩得丧失师德。

      总结下来,要么是我给人感觉太单纯,说什么都可以考虑相信,这对于一个新闻从业人员来说已经是无上的殊荣;要么是他们太单纯,极易上当受骗。我认为是前者。

  • 光棍节灵异事件 - [龙门阵]

    2009-11-11 | Tag:光棍节

      早上想起今天过节,跑到测试网站做题。测试题目为“如果拥有了爱情,那么爱情会让你失去什么”。测试结果:会失去爱情……草TM啥破题。

      晚上李富贵有两门课要上,我要帮上一节。我试图挣扎:“难道我要一个人凄凉地在陌生的教室,看着陌生的同学,上着陌生的科目?”被李富贵一句话秒杀:“难道我不是?”

      傍晚时分怀着对X大男生美好的憧憬,我还把框架眼镜换成了隐型眼镜,然后在寒风中和李富贵浩浩荡荡地走向了教学楼。

      先走到我要上的那门课的教室,门紧锁,无人烟。不得解。遂去李富贵的教室,教室通亮,黑板上书“高数课程改到下周四晚”,彼时李富贵手里的书上分明写着《计算机》……

      心情沉痛脚步沉重地走在校园里,路过一座桥,湿人贵紧不住吟出“站在桥头,冷风飕飕,一不小心,栽个跟头”的千古绝句。

      继上课未遂后,越走风越大,在一阵阴风几近将我吹得支离破碎后,我发指苍天地问道:“今天到底是个啥情况啊?!”李富贵淡淡地答道:“光棍节,怨气太重。”

      后续报道:

      

  •   感冒了,鼻涕流得很厉害,每当手纸用完又走在路上时都会有种快吸不住了的感觉。

      然后我后知后觉地撞见了美姬继天涯之后大闹豆瓣。下面这段是他发在豆瓣某小组的帖子。

      来豆瓣两天了,还没有说什么,只像个懵懂小孩伫立门边,怯生生地窥探宅内风景,一点畏惧,一点好奇,一点犹疑...
      
      下午,才发现原来这样自言自语的说话,回声是可以通过豆瓣这座大宅悠悠的游廊传到重门深锁之处,这很有趣,不是么?
      
      有人说,这儿是一个可以让别人认识自己的好地方.
      这么说,喜欢豆瓣的人多少是些寂寞的灵魂吧?或者,身体?你说呢?
      下面有人跟贴回复:


      

      还有人在小组内开贴:

      美姬的豆瓣相册:http://www.douban.com/people/M.G/photos

  • 08年江西0分作文

    题目要求:以07洞庭湖鼠灾为背景,要以田鼠的口吻或者田鼠天敌的口吻给人类写一封信,八百字以上。

      叽叽叽叽叽
      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
      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;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;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?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

      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;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;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
     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,叽,叽叽叽叽叽叽?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
      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;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;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叽。叽叽叽叽叽叽,叽叽叽叽叽叽。

       叽叽叽叽

       叽叽

      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叽叽叽叽

  • 妈老汉儿.妈妈. - [龙门阵]

    2008-04-10 | Tag:妈妈

      朋友热血被我们可爱的班主任告了家长,说很久没去上课了。血妈妈敏感地问她儿子是不是谈恋爱了,班主任很惊喜地说:“你怎么知道的?!”于是,在大家都陆续往学校搬电脑的时候,热血的WOW专用电脑被搬回去了。

      没有了精神寄托的热血开始堕落,不仅开始上早晚自习、打扫了寝室卫生、每天洗一次头,晚上还开了台灯看杂志。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过上了优质男人的生活。据说他们寝室的人都在等着,等他实在闲得不行开始洗衣服了大家就都把衣服拿给他洗。

      血妈妈每天早上6点过给热血发信,昨天是“早上的空气是最清新的,运动的人是最美丽的”,今天是“知而获智,智达到远”。

      母亲确实很伟大。当然了,爸爸也很伟大。四川话里父母叫做“妈老汉儿”。

      现在手头有一位母亲的照片,是我婆婆的。婆婆有个小菜园,每天去浇水打理时,按人的年龄算我该叫爷爷的闷墩儿就这么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