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 无感谢,无赞美,无遗憾。对于2010年的回顾和对2011年的展望,此处省略一万字。

      求转运,求平安,求亲人朋友身体健康。你们好我就好,没有天天腻在一起……于公于私于社会都是好事。新年新气象,但你们依然是我做所有损人不利己的决定的最大动力。最损的无非永远在一起,生在天朝,应对这点小挫折的心理准备还是有的。

       

  •   因为1号凌晨就从头倒霉到脚,让我丝毫感受不出新年来临,反而觉得深陷旧年根本莫法辞旧迎新,故此认定,除夕之后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新年,我的倒霉也就情有可原。最后一些零碎片段,在这个寒冬彻底挥别那些阳光。

      

      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但是街上的每个人都知道她刚刚生了九个娃,是位英雄母亲。她紧紧地跟在每一个嘴巴有咀嚼动作,或者身上有食物味道的人身旁。不摇尾也不叫,就这么看着你。

      

      和妞妞的认识是因为有一天下午我坐在巷边晒太阳。小鱼的朋友路过,看见我和这位英雄母亲并排坐着,就摸索着掏了一毛钱给我。紧接着有一只身体线条很漂亮的斑点狗跑过来蹲在我面前,和我面对面坐着。拉不走她的主人就是妞妞。

      有一晚,我带同事去找妞妞帮忙买戒指。妞妞问我同事,你这几天是不是都在商业街逛?他说是。妞妞说:那些商铺给导游钱,给宣传费,很多游客走了之后说“丽江好商业,好没劲”,这不是丽江的错,他们没有来过这里面的街,没有看到最里面的灵魂人物。 

      妞妞的客栈在崇仁巷大阶梯的小河旁边,叫做沙丘鹤。很偏很小,只有两间房。装修很费心,生意很冷清。妞妞说:现在谁还管什么酒香不怕巷子深啊。 

      晚上甄带我们去一家便宜得令人发指的丽江本地烧烤店吃宵夜,不管多晚生意都好得不行。老板娘能够记住每一个人点过什么菜,爱吃什么,要咸还是要辣。甄隔了一年来,老板娘仍然记得她以及她第一次要了一份脑花。其实没法不让人对甄不深刻,有一晚在2416烤火的时候,甄突然对我说:我们当时是不是坐同一班机过来的。我才竟然想起来,这姑娘脸皮厚到不行,坐我旁边,还想下机后蹭车搭,被我当场严辞拒绝了。没想到最后反而阴错阳差地天天在一起。她取了假发怪不得我一直没认出来- -

      

      烧烤店里的海报,真的是五星级wc…超高档…= =我第一次路过那公厕时还以为是家客栈的门。

      

      有一晚我们吃着烧烤喝着酒,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摆时,小z从包里翻出一张很皱的纸在昏暗的灯光底下认真地看。他说那是角落店的老板写了之后扔的,他全部都捡起来收好了。 

      就是那晚我在烧烤店吃到了红心的土豆,觉得不带两斤给老妈做食材简直暴殄天物了,于是第二天我去菜市场买了两斤土豆= =在路上看到结婚的马队。他们说这是喜事,我们能沾喜气。

      最后事实证明,如果这算沾了喜气的话,元旦的时候我是不是本来应该倒霉到暴尸街头…

     

     

      31号晚上去永远年轻。和左岸奔波于顺城街和宽窄巷子。在宽窄时我绊了一跤,摔在一个人身后,抬头一看,是旺旺和马哥= =见到了专门回来跨年的cel、毛大妈,fuck们。我们没能一起倒计时,事实上那晚没有倒计时。当2011年刚刚来临,欢腾的人群刚刚散去,我刚刚见到酒足饭饱…好吧酒足的蓝小小和丽时,母领导打电话来,我天真的以为是祝福电话,结果接通之后知道我想多了,不仅是劈头盖脸一顿骂,而且通知元旦期间比平时还要早上班。

      

  • 很久 - [最近生活]

    2010-09-03 | Tag:朋友 摇滚 荔枝王

      很久没有坐在地上。很久没有坐在地上抽烟。很久没有坐在地上抽烟喝酒。

      周末的时候在宽窄巷子看荔枝王。

      

      cel又要走了。那晚她亮了,典型的杀敌一万,自损八千。

      

      同时亮的还有板蛋的菊花装。

      

      然后还有桑桑……那湿了的手绢。

      

      闷大爷检查出来有心脏病,以后不能吓他了。

      

      有的时候和班他们杀三国,惊闻左大爷刚学会就当了主公,杀了忠臣,然后灭了全场。

      有的时候在热血那边蹭晚饭,这是他们的饭勺。月月回来了,结果还是男人们下厨,情何以堪。

      

  • 一些美好的瞬间 - [最近生活]

    2010-05-14 | Tag:朋友

        

      我和四个姑娘坐在客厅摆龙门阵,Soli吹着口哨在厨房做菜。(虽然他一句“呆子我打了你家两个鸡蛋,结果第三个是坏蛋,把前面两个毁了”破坏了这段美感。)

      我和左岸盘腿坐在客厅喝酒。虽然当晚的情形被大家笑到现在……

      老高问:你在咋子。我说:有不认识的帅哥开车送我回家。老高说:我呸。

      蓝小小打车说要走二环路,不能送我和丽。结果我和丽看到她上车后,一脚油门直奔一环路。凌晨一点我们在街边跳着脚指着她的背影大骂了半天。从此蓝小小有了“二环路骗子”的称号。

      我的闷墩儿深邃的眼睛。我的童年我的爱人。

        

      某人自掘坟墓。

       

  • 对话如下 - [最近生活]

    2010-04-27 | Tag:朋友 摇滚

      周末看了今年的第一次演出。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  最近吃百家饭,于是有了小白鼠历险记:左岸的鱼香茄子,张花实的番茄炒蛋,丽的红烧肉,月月的糖醋排骨……不是盐放多了,就是没有入味,或者干脆就是炒焦了……

      

      圈子没了。不过我会一直记得在圈子大家给我介绍男朋友的场景……对话如下:

      腐尸等人:呆子,你觉得他人如何嘛?

      呆子:没感觉啊。

      腐尸等人:嗯,喜欢就好。

      

      

      老高看世界杯不论凌晨四点还是五点,多晚都会等。等到开场五分钟就睡。就今年世界杯我们有了对话如下:

      老高:今年世界杯你和我一起看。

      呆子:好。

      老高:然后你在我旁边拿个工作笔记本记下来比赛过程。

      呆子:然后喃?

      老高:然后第二天早上我看视频检查你记的对不对。

      呆子:……

     

      最近每天都在酒里。今天睡醒,和左岸对话如下:

      呆子:今天不喝酒了。

      左岸:好,那我们干啥子喃?

      呆子:可以打牌。

      左岸:好,输了的怎么办喃?

      呆子:……喝酒。

      左岸:…… 

  • 四个字 - [最近生活]

    2010-04-10 | Tag:朋友

       

      最近见的最多的字就是它们四个。

      

        并且和朱兄捡到了一个玩伴。

      

      

       

      

      某红裤少年在拍之前,把自己的手机塞到了裤裆里。某红衣女子说当时该给他打个电话……

  • 最近生活 - [最近生活]

    2010-02-22 | Tag:老家 朋友

      回了老家后发现,知道天气预报不准,没想到这么不准,你家10度下雪……

        

       某天的前一天下雨,路滑得离谱,奶奶不好走,没有下去看老屋,只能远观。

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某天走人户途中看见的“土地庙”。

        

      某天扫墓途中需要过河,发现虽然老家已经有了公路有了网络,但河水依然可以洗衣做饭。

        

      某天围观和我同岁不同辈的姑姑婆婆们人手提一个烘炉暖手,拉着在我们这代已经快绝迹的家常。

      这次回去最遗憾的是,因为地震导致路塌,山顶那块踏上去会摇摆倾斜但不会翻倒的悬空巨石没法上去了。小时候爷爷带着我和弟弟爬上山顶又推着我们上了石头,拉住我们的脚脖子让我们趴在岩石边往悬崖下看。回想起来当时丝毫没有什么飓风拂过我的发也拂过我的心脏,我俯视45度角觉得生命渺小之类的想法……只一直默默念叨爷爷你千万别松手啊……幺爸说他结婚时我自己一个人爬上去玩,最后上演了一出新郎新娘及所有亲友打着火把满山找我的闹剧…当时我杂想的喃…

      回来途中平安完整。到成都后第一天和周斤宝打电玩看电影,和老张610喝酒顺便验证了酒精确实能让人变2,第二天白天围观弟弟们打游戏最后被拉进去一起打,晚上和左岸葱花喝酒并且在白兔和蝎子的《红梅花儿开》《千万次的问》等经典老歌中度过了一个怀旧之夜…一直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。希望霉运就此分散到本命年的朋友们身上去不要再来找我了。

  •   搬家去了新浪后,手动搬了一晚上标题和分类,肩膀奇痛。而且新浪无法匿名留言。而且的而且视频无法外链。

      我决定两边一起博起,如果在大巴的被河蟹了至少新浪还可以看,不需要每次都要打客服,说个题外话我觉得大巴客服好像常年都是那一个帅哥,声音声线都挺有磁性的那一个…原来我留恋的不止大巴还有客服啊…然后升级巴巴变,让之前的照片都重见天日。

     

  •   真好。(凌晨3点)

      PS:MD!我上篇迎新年庆新年的日志又没敏感字眼,还真禾口谐我啊!要禾口也找篇像样点的啊。擦。(下午2点。)

      再PS:打去熟悉的大巴客服,又是一个好听的男声接的电话,然后效率地把它开通了。开始考虑是不是要把日志都备份了。(下午3点。)

  •   最近回城主要目的:

      Storyline和自然生长第一次在小酒馆的联合专场:http://www.douban.com/event/10983868/

      痛仰十年的巡演:http://www.douban.com/event/10994873/

      想知道经过沉淀的音乐我在这个夏末会听出什么感觉。比如可能再也写不出“不要相信贵贱,不要相信尊卑,不要相信傀儡, 不要相信权威!”的痛仰,比如这个夏天用学习和旅行来充实和沉淀的育婴堂,比如同样也沉了不少的自然生长……现在连打电话都觉得LEE的声音好胖……

      09年夏天自然生长最新全家福:http://www.douban.com/photos/photo/300572123/#c-10912438